到底布局完了之后采取什么措施

作者:电脑

  3月25日,由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和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产业专业委员会主办的“技术创新背景下探寻知识产权权益保护的有效途径研讨会”在北京举办。来自司法、行政、学术及产业界的知识产权专家围绕如何保护创新主体的合法权益等议题展开了深入的探讨。

  近些年,互联网科技公司的迅速崛印证了科技创新的企业发展的源动力,然而同类产品的推出不仅使企业在市场份额上不断竞争,专利侵权案件也屡屡发生,而且显现出诉讼标的额巨大的特征,例如西电捷通诉索尼专利侵权索赔3000余万经济损失一审获赔910余万元、恒宝公司侵犯握奇公司 USBkey 发明专利被判赔5000万元、搜狗与百度就输入法专利侵权案中搜狗方就提出了1.8亿元的索赔额……从上述案例中可以看出,通过知识产权侵权诉讼的权利救济方式,虽然具有严谨、权威的终局性,但一直以来,基于各种原因被知识产权权利人或维权主体贴上“经济成本高”“维权周期长”“诉讼举证难”“侵权赔偿低”的标签,并有成为固化认识的趋势。长期以来,无论是实务领域还是知识产权学术界,均对解决上述难题进行了探讨。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刘春田教授在致辞指出,在互联网时代,技术、概念、模式不断发生着创新性的改变。与此同时,侵害创新成果的行为也在不断创新。因此,保护创新成果的手段、思路、方法、理论也需要不断创新。在这样背景下,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和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产业专业委员会共同主办本次活动,旨在为保护创新主体的合法权益、遏制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提供一些崭新的思路。

  本次研讨会共分为创新企业在维权过程中的要点和难点、创新企业如何有效制止权利侵害行为、创新企业如何搭建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三个发言和讨论环节。

  本环节由北京务实知识产权发展中心主任程永顺主持,搜狗公司总法律顾问常玉杰和厦门大学知识产权研究院院长林秀芹发表主题演讲,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刘晓军、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丁文联以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张晓霞参与讨论。

  常玉杰以“互联网创新企业专利保护的困惑”为题,讲述了创新型企业在创新保护方面面对的相关问题。他指出,互联网企业,尤其是科技型的互联网企业应当把创新作为自身的信仰来对待。搜狗公司作为一家技术驱动型企业,以充分、开放的市场竞争和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为前提,不断进行着创新,其目的在于给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展现更高效、更具有竞争力的产品。然而创新企业在现有立法制度、行政执法和司法环境下能够公平竞争还有一定的困难。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存在某种滥用的趋势、公权力对市场竞争的过分干预、以及不同竞争领域的市场界限不明等问题让企业创新时常陷入困境。此外,专利维权程序的冗长、举证困难、赔偿额度较低等问题也让创新成果无法得到及时、全面的保护。

  林秀芹结合我国专利法(修订草案)中引入的通知移除制度和最高人民法院第83号指导案例,阐述了她对于互联网环境下专利侵权认定原则的思考。林秀芹认为,通移制度是他山之石中的宝石,在维护互联网的业态、平衡权利人、用户和网络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关系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目前,我国学术界对于通移规则的性质认定存在两种学说,一种是归责说,一种是免责说,然而这两种学说都存在诸多弊端。因此,林秀芹创造性地指出,通移规则应当作为义务性规范(类似于《消保法》中经营者的义务规范),这与我国侵权责任法的体系是吻合的,同时符合技术中立的原则,并且避免了提前对网络服务提供商进行过错推定。

  讨论环节,程永顺、刘晓军、丁文联以及张晓霞均指出,互联网时代,法院对于专利侵权的判定规则和标准与过去无异,当事人应当从维权方法上做出创新。例如,围绕涉案技术和被指控的侵权行为向法官作出充分阐释,法官在理解的基础上自然能明晰侵权与否;在损害赔偿举证方面大胆尝试,展开全面市场调查等;明确维权定位,即维权目的是什么,进而应当采取什么方式进行维权。

  本环节由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袁真富主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孙国瑞及袁真富分别做主题发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焦彦、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陈惠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芮松艳以及同方威视知识产权部部长郭伟红参与讨论。

  孙国瑞以“企业专利运营与侵权防范”为题展开演讲,孙国瑞指出,目前的专利运营以企业为主,因此知识产权人应当立足实际,“上接政府,下接企业,才能顶天立地”。在企业侵权防范方面,企业应当具备较高的研发能力,做好市场调查找准企业项目定位,同时与同类的企业尽可能形成战略上的合作、互相提携,才能做到“防侵他权”“防他侵权”。最后,孙国瑞指出专利侵权纠纷的解决方式包括协商、调解、仲裁、诉讼等,企业在维权时不应局限于诉讼方式。

  袁真富在演讲中则为广大创新企业提出了8项维权策略和28条诉讼建议。袁真富认为,企业应当前瞻性地看待诉讼维权的策略安排,例如侵权可视化,预想侵权的主体、客体、取证和举证;提升权利的可规避性,专利申请时权利要求书要书写得当,不可太细或太粗等。对于维权企业如何举证、如何获得赔偿,袁真富认为企业可以在诉前选择高额判赔频率较高的管辖法院,避免到被告所在地法院客场作战;尽力证明被告侵权的恶意,证明被告以侵权为业;寻找被告的虚假宣传和虚假证据;挖掘第三方机构跟赔偿有关的数据或信息等。

  在讨论环节,陈惠珍、芮松艳和郭伟红从自身实践经验出发,为创新企业维权出谋划策。陈惠珍指出,首先企业要打好权利基础,保证权利牢固;其次企业要加大管理成本的投入,除注重权利申请之外,还要及时监测和查询自身知识产权是否受到侵害;第三,企业要理性诉讼、合理维权,理性分析掌握的事实因素。芮松艳以案例为基础阐述企业维权,她认为,企业维权的前提是存在权利,一项专利必须具有高质量的权利要求书,权利要求书要明确权利范围,将具有创造性和价值性的权利书写清楚。其次要有明确的维权方式,以期能够选择更加有利的方式进行维权。郭伟红作为企业代表,从企业的角度对创新企业如何有效制止权利侵害行为提出三方面的建议:首先,企业要以不断的创新引领行业发展;其次,企业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不但要有专利、商标、版权、商业秘密等权利基础的保护体系,更应当有基于企业商业战略的维权方式和策略的保护体系;第三,加强对企业知识产权的管理,包括知识产权的权利质量、权利要求书的撰写、商业秘密的管理等。

  本环节由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杨明副主持,腾讯公司专利政策总监王春光、大连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教授陶鑫良、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丁文联和杨明分别发表主题演讲,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岳利浩、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姚兵兵参与讨论。

  王春光在发言中率先指出,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的有效途径是做好企业内部知识产权的管理工作,即具备适合公司发展的知识产权管理体系。在知识产权管理体系上,腾讯公司的专利申请比较重视技术评审,注重从产品、技术、市场等多维度进行考量,在专利布局方面注重细分领域的布局,在专利代理制度上设有专利代理人准入制度、核心代理人制度、代理人和代理机构的淘汰制度等。

  陶鑫良认为,科技成果的专利生命周期及其知识产权权益,要做到不同阶段、不同类型的知识产权给予区别保护运营。技术成果由于主观和客观的因素联动,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有时要主动争取,有时自动产生,在整个处理过程中,应主要考虑六个阶段,从来到去,从生到死,整个生命周期,对应的就是企业相应的战略和策略。

  丁文联指出,互联网时代下的互联网+是通过软件和技术实现的,这意味着所有互联网时代的企业在商业模式的创新上或多或少都是与软件技术相关的。美国亚马逊的“一键购买”给予所有互联网企业以重要启示,即通过专利的手段保护软件技术表面上是在保护软件技术,实质上有可能会保护到一种商业模式。

  围绕知识产权定价问题,杨明通过对其他领域方法的借鉴阐述了知识产权的定价方法。杨明指出,可以运用无形资产评估的方法对知识产权进行定价,但是传统方法不会考虑企业的差质性,因此,需要探索一些新的方法来运用到知识产权定价中。对于专利来讲,比较适合单个专利定价的有效成分定价法即ECPR法,当专利权比较多时就需要运用一个数学家的Shapley值法,这个方法的核心思想就是所得与自己的贡献相匹配;著作权方面,在定价方法上,采用来自金融学领域的房地产定价方法,即对每一种功能分别定价,最后加权出来总的价值;对于商标来讲,常用方法有两个,即产品销售的百分比和产品利润率,除此之外需要用超额收益计算法来校验前面两种方法。

  在讨论环节,岳利浩提炼出了企业构筑知识产权保护体系时,要根据不同类型知识产权的特点采取不同措施,可以概括为“九字真言”——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高筑墙,即对于商业秘密、发明、实用新型等技术类知识产权,企业要提前把权利的篱笆扎牢,对于商业秘密要做好保密措施,对于发明和实用新型要提高专利的撰写水平,前期准备工作越到位,后期维权就越轻松。

  广积粮,即对于商标以及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包装、装璜等标识类知识产权,企业要尽量多使用,早使用,提高知名度和显著性,甚至通过使用可以获得权利。

  缓称王,就是对于外观设计以及用著作权保护的创意设计等外观类知识产权,企业一定要在宣传、对外销售之前做好权利确认工作,如进行申请外观专利或进行版权登记,防止好的创意轻易变成别人的成果。

  姚兵兵则从选择、布局、决策三个层面阐述了企业如何合理运用法律保护自己的创新成果。究竟运用什么法律去保护自己的创新成果,这首先是个选择的问题,选择的好,在后续的保护过程当中才能得到充分的保护,如果选择不当,在后续的过程中会带来很多的麻烦,甚至使权利得不到保护。其中有关专利如何撰写,是在审理专利纠纷案件当中经常会遇到的问题。第二个就是布局,在什么地方需要去采取一些法律的措施为自己今后在进入市场之前,如何去取得相应的权利? 最后一个是决策,到底布局完了之后采取什么措施,对自己的权利采取什么保护方式等等,都是通过自己的决策最终实现,总的目的,实现保护自己的创新成果,最终赢得市场。

  互联网+时代,社会创新主体及其创新成果面临着权利侵害、不正当竞争等行为的严峻挑战。在国家层面上,知识产权立法、行政执法和司法应当共同致力于为创业创新营造公正、公开的竞争环境;从企业自身的角度来看,则应当坚持创新,大力构建完备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并及时制定知识产权维权和诉讼策略,这样才能长久立于不败之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新葡亰496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